热带雨林里的孤独

数码新闻 2019-10-30111未知admin

  前几天在网上随手搜个词语,不经意间,看到条目里弹出《孤岛客》的链接,点进去一看,竟然还在更新,不由微微一怔,恍惚间,思绪回到了8年前。

  那是10年的夏天,我去了东南亚的热带森林里工作。驻地周围密林高耸,蛇兽蛰伏,一到雨季或海水涨潮,河水倒灌过来,四周一片汪洋,像极了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。

  白天忙于工作还好,到了晚上,耳边响起放工回来的外国劳工们热闹喧腾的说话声,心头顿时升腾起远在异国他乡的孤独感。

  这是著名出版人黄集伟架设的个人博客,域名是他的全名汉语拼音,完全由他个人付费维护。在搜索引擎上搜「孤岛客」三个字也可以找到。博客目录很有意思,有他写的书法作品,拍摄的风景照,记录双胞胎儿子的生活琐事,读过的书的书评。

  我最喜欢看的栏目叫「一课语文」,每周一期,内容全部来自纸媒、网络和社交媒体,选取当周的热点事件和流行语句,在摘录原句后,加上几句个人点评。语言温和委婉却发人深思,有时让人会心一笑,但更多是笑完之后略感无力。

  虽然篇幅不长,却精准囊括了本周网络人群的观点和注意力所在,连起来像是一部视角独特的互联网语言变迁史记。

  森林里的孤独感并不完全是寂寞,更多的是脱离现代社会的惶恐和不知所措,仿佛被流放到了某个小岛,与文明社会失去了全部联系。

  我开始担心,将来回到国内,眼前一片崭新的陌生,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,像只旧时代的猴子,被快速发展的时代无情碾压并抛弃。

  雨季过后,天气难得晴朗。夜晚,我坐在高高的石堆上,百无聊赖地仰望满天星穹。低头时,瞥见远处劳工住的高脚屋顶上,不时有亮光闪烁。隔一阵有人爬上去,捧着亮光下来,一会儿再放上去。我以为自己发现了异族神秘的祷告仪式,轻轻凑上前去,才看清那亮光来自手机屏幕。

  我兴奋地冲回房间,拿出尘封的诺基亚5230,边开机边去往高脚屋。打手势取得劳工们的允许后,爬上梯子,把手机放上屋顶。眼睁睁看着手机搜寻信号,等了五六分钟,才看到一格信号。那也不错,试着拨打电话,信号立马消失。发短信,连续发送失败。又费了好大功夫打着手势和劳工们交流,才明白信号太弱,只能刷网页看。

  大约半个小时后,我终于等到手机屏幕上刷出了《孤岛客》的页面。捧着来自文明世界的亮光,我虔诚地从梯子上爬下,简直有点喜极而泣的冲动。

  即使相隔几千公里,透过一方小小的手机屏幕,我还是能同步感受到鲜活母语的魅力,感受到时代的脉搏跳动。

  在此后的四年时间里,每逢晴朗的夜晚,我都会举着手机爬上爬下,追着黄集伟的博客看,极大地消解了最开始那种离群索居的孤独感。

  读黄集伟的文字,就像是在听一位长者聊天,饱经世事变迁,洞察世道人心,语速缓慢有力,心怀乐观悲悯。在真实的夜晚,真实里的风中,借助他的记述,我得以窥见那么丰富而真实的人间百态。

  即使你理解,即使你不理解。即使你喜欢,即使你不喜欢。它们确实发生,也确实存在。

  等我回到国内,博客早已过时,微博微信开始兴起,人人都在用更新式的大屏智能手机,我的诺基亚5230也成了过时的老古董。

  身处4G时代,WiFi也随处可见,获取资讯的渠道多得简直泛滥,我却遗憾地忘记了在无数个夜晚陪伴我的《孤岛客》。

  幸好,直到今天,它依然存在,依然按期默默更新。你看或不看,它就在那里,忠实记录着这个时代里值得被记住的那些词语和句子,和背后一张张真实的面孔,面孔背后千姿百态的真实生活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画龙点睛新闻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